病起(北宋陈师道五言律诗)

编辑:熬煎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8 03:59:48
编辑 锁定
《病起》是北宋诗人陈师道的一首五言律诗。诗中描写作者的身世遭遇及病后的感受,极尽困蹇之苦况,然于极悲痛怨愁之中,诗人又吐出极旷达之语。通常认为作者于此表现出百折不挠的意志和毅力,还想积极入世,成就事业;有人也认为作者不在于言志,而在于表述诗人历尽沧桑之后对人生的彻底领悟,蕴含禅意。
这首《病起》诗质朴无华,沉郁顿挫,诗内满含作者凄苦之情,这也是在无可奈何悲愁中的真情苦吟,是一首内涵深蕴的五律代表佳作。
作品名称
病起
创作年代
北宋
作品出处
后山集
文学体裁
五言律诗
作    者
陈师道

病起作品原文

编辑
病起 陈师道
今日秋风里,何乡一病翁①。
力微须杖起②,心在与谁同③。
灾疾资千悟④,冤亲并一空⑤。
百年先得老⑥,三败未为穷⑦。[1] 

病起注释译文

编辑

病起词句注释

①何乡:何处的意思。此暗寓诗人流放,他乡寄食之苦。
②杖起:指倚杖才能立起。
③“心在”句:化用欧阳修诗句“老去自怜心尚在”。
④资:致。千悟:指了解,领会很多。
⑤“冤亲”句:语出佛典《华严经》:“愿一切众生于怨于亲等心摄受,皆令安乐智慧清净。”此句即上句“千悟”的结论,是悲痛之极而吐出的旷达之语。
⑥百年:人生百年,指人生。
⑦“三败”句:典出《史记·管晏列传》,管仲曾言:“吾尝三战三北(败北),鲍叔不以我为怯。”表明作者不因遭际坎坷而丧失志气。穷:人生之路走不通。[2] 

病起白话译文

飒飒秋风里,站立着何处来的多病老翁?颤巍巍倚杖而立,我的心与谁相同?
多灾多病使我获得彻底的陈悟,过去的恩恩怨怨全都一扫而空。人生百年,我却过早地衰老;虽然一再遭受挫折,但我依然不改变初衷![2] 

病起创作背景

编辑
此诗约作于绍圣二年(1095),作者时在河北曹州依其岳父郭概。陈师道在穷困潦倒时,1087年(元祐二年)受苏轼推荐做徐州学教授、大学博士之职,生活稍安时,接回了寄食四川岳父家的妻儿,得享天伦之乐。稍稍安定了不多时日,因苏轼党争遭贬之祸牵连,他也被言官以“进非科第”参奏免官,成了党争中的牺牲品。此后日子更难过了,他只得又寄食时任河北东路提刑的岳父家,母亲因贫病死于旅次。后来朝廷任他为江州彭泽县令,因为母逝丁忧守孝辞官未任。在死母、失友、丢官等种种世事的煎熬之下,诗人病倒了,病起之后,满含凄苦,低吟此诗以抒胸臆。[3]  [4] 

病起赏析评价

编辑

病起作品赏析

这首《病起》写病后的感受,极尽困蹇之苦况,然于极悲痛怨愁之中,诗人又吐出极旷达之语。诗质朴无华,沉郁顿挫,诗内满含作者凄苦之情,这也是在无可奈何悲愁中的真情苦吟,是一首内涵深蕴的五律代表佳作。[3] 
首句“今日秋风里,何乡一病翁!”可见,在萧萧的秋风里,盛年的诗人忧病之余,犹如一个衰颓老翁。他勉强挣扎起来。“力微须杖起”,这是写实。更重要的则是下句“心在与谁同”,他想到前贤欧阳修的“老去自怜心尚在”,很自然地化用入诗。谢灵运于《田南树园激流植援诗》中也说过:“赏心不可忘,妙善冀能同。”作者尽管历尽磨难,颠沛流离,但此心尚在,此志不移。他独立西风里,四顾茫然,此情无人能喻。所以说“与谁同”,感慨极深。诗人虽是屡遭挫折,但他的心还不是死灰,还不是止水,他还想做一番事业。这是诗人的积极入世处。
诗人自身之疾,以及仕途坎坷,母亲去世等等灾难,使他大彻大悟,懂得了冤亲平等,皆属空虚。悟的次数之多,也就是说灾病之多(因每一灾病即有一悟)。“冤亲”句出于佛典,《华严经》说:“愿一切众生于怨于亲等心摄受,皆令安东智慧清净。”虽用了佛家语,诗中所表现的却不是四大皆空,而是一种因遭际不幸而起的无可奈何的悲愁。这种言外之情,表现得很明显。
最后一联,首尾照应,复写诗人的衰颓。“百年先得老”,和他在另一诗中所写的“白发满头生”一样,是经历了至悲至痛以后的呼号,一字一句,俱自胸臆流出,不是无病呻吟。“三败未为穷”,内涵更为丰富。春秋时代,管仲鲍叔相交,管仲自叹:“吾尝三战三北,鲍叔不以我为怯,知我有老母也。”(《史记》本传)诗人这里是化用“三战三北”之语,表明自己不因遭际坎坷而丧失志气,仍要一如既往,坚持操守,直道而行,不效阮籍穷途之哭。由此可见,诗人所祈祷和向往的,不是佛家的空无寂灭,而是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的儒家之道。
另有观点认为此诗充满禅意,颔联中“心在与谁同”化用前人诗意,着眼于“心”,此为佛教心性学说在文学创作上的具体发挥。作者颈联两句“灾疾资干悟,冤亲并一空。”即是回答“心在与谁同”,说他的“心”是与佛教禅宗“同”了。千灾百难,久病缠身,现实中所遇诸多烦恼,帮助他对人生真谛多次获得了领悟,即“冤亲并一空。”“冤亲”除了出自《华严经》外,《五灯会元》也云:“佛家慈悲,冤亲相等。”这其实就是泯灭是非观念,超离“烦恼障”,用以调整失去平衡的精神世界。诗人说:他从现实中所领悟到的,除了“等冤亲”之外,还有“一空”,那就是。四大皆空”。这就是他对人生的领悟。尾联则进一步补足获得这种人生领悟的主要契机,作者化用管仲语意,其意是说:人生一世,不过百年,而我已是未老先衰,尚且要念及老母。仕进既已无望,倒不如“于冤于亲,等心摄受,皆令安乐,智慧清净”。原来,他所谓的“心”,即为佛教“等心摄受”的“心”。看来,他确乎欲摒除妄念,清净本心了。他确乎对人生已是因“灾疾”而彻悟了。[5] 
陈师道是孤芳自赏、不求谐俗的苦吟诗人。他的作品,有人称之为“非一过可了,近于枯淡”。黄庭坚说,陈师道作诗“十度欲言九度休,万人丛中一人晓”。可见他诗的内涵不易为一般人所理解。人们常称引的不过是《别三子》、《示三子》、《春怀示邻里》等有限的几首。实际上正如《四库全书总目》所说,他的五律,尽管有时“失之僻涩”,但“佳处往往逼杜甫”。这首《病起》,质朴老苍,沉郁顿挫,正是它逼近杜甫的五律代表作。

病起作品评价

元·方回:“后山诗似老杜,只此诗亦合细昧。”(《瀛奎律髓汇评》卷四十四)
清·纪昀:“五、六意颇可取,而语不工。”
清·无名氏:“挺挺有不病者存。”[2] 

病起作者简介

编辑
陈师道(1053—1102),字履常,一字无己,号后山居士,彭城(今江苏徐州)人。家境困窘。早年学文于曾巩,绝意仕进。元祐(1086—1094)初期,因苏轼等人举荐,任徐州教授。后任太学博士、秘书省正字等职。诗学杜甫,苦心锤炼,质朴苍老,深受黄庭坚推重。为江西诗派代表性作家,常与苏轼、黄庭坚等唱和。有《后山先生集》、《后山谈丛》。[6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黄君主编.中华自咏诗词精选:华龄出版社,2001:37
  • 2.    陶文鹏主编.宋诗精华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6:368-369
  • 3.    傅德岷,李元强,卢晋等编著.宋诗名篇赏析:巴蜀书社,2012:217-218
  • 4.    缪钺等.《宋诗鉴赏辞典》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年:660-661页
  • 5.    高文 曾广开主编.禅诗鉴赏辞典:河南人民出版社,1995年:263-265
  • 6.    缪钺等.《宋诗鉴赏辞典》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年:1474页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 古诗 历史